新寧物流“變局”前夜:大股東持股待拍賣 二股東京東將上位?

時間:2020年07月08日 09:11:05 中財網
  阿里拍賣上一記落槌,潛在的股份拍賣預期,或將“京東系”扶上新寧物流大股東之位。

  新寧物流日前披露,公司獲悉廣州市中院在“阿里拍賣·司法”發布了股權拍賣公告。此次公開拍賣的對象,正是控股股東蘇州錦融及其一致行動人曾卓分別持有的4635.75萬股及67.99萬股公司股份。

  被擺上臺面的,是公司大股東因高比例質押而陷入的資金危局;而藏在“拍賣桌”下的,則是新寧物流暗中涌動的易主預期。公告坦言,此次司法拍賣可能會對公司的控制權產生影響。目前,新寧物流二股東京東振越,在持股比例上與蘇州錦融僅差毫厘。大股東的“掉棒”,無疑為“京東系”創造了“接棒”的機會。

  對于京東掌門人劉強東而言,在A股物流產業布局上再下一城,或許無需費上“一兵一卒”。

  “京東系”或被動上位
  通過阿里拍賣平臺,記者查詢到了上述待拍賣股份的“寶貝詳情”。上述股份共分5批,于8月3日至8月10日“開售”。以蘇州錦融其中一筆1315萬股的待拍股份為例,起拍價為6724.76萬元,折合每股單價約5.11元,較新寧物流最新股價(7.12元)打了七折左右,可謂頗具“性價比”。

  目前,此次拍賣總計吸引逾17000次圍觀,約900人設置了提醒。當然,“圍觀者”看的是熱鬧,“當局者”講究的是門道——對于劉強東而言,這或是關乎其A股物流產業布局的重要一子。

  由新寧物流今年一季度的股東榜可見,公司大股東蘇州錦融持股比例為10.38%,劉強東旗下的京東振越則以0.38%之差(持股比例10%)“屈居”二股東。

  鑒于蘇州錦融此次被司法拍賣的股份為其全部上市公司持股,即占總股本的10.38%。這意味著,若上述股份全部順利拍出,新寧物流或面臨易主。

  此外,被分為4批“上架”的蘇州錦融全部4635.7萬股持股,每次被拍賣股份均在總股本的3%以下。也就是說,但凡這4次拍賣中有1次的買家不是同一位,新買家的持股比例就不可能超過目前的二股東京東振越,這也在某種程度上增加了京東振越上位的幾率。

  “京東系”入局始末
  “京東系”與新寧物流的緣分始于去年。

  2019年5月,新寧物流發布公告,公司控股股東南通錦融、股東曾卓將其所持上市公司10%股權,轉讓給劉強東控股企業京東振越,轉讓價為12.63元/股。

  公開資料顯示,京東振越是西安京東信成信息技術有限公司100%股權的孫公司。后者的股東為劉強東、李婭云、張雱,分別持有45%、30%和25%的股權,劉強東為實控人。

  彼時,京東振越表示看好公司未來發展前景,且未來12個月內無繼續增持的計劃。此外,新寧物流還與京東物流旗下的京邦達簽訂戰略合作協議,將在構建新型物流科技企業方面開展深入合作。

  消息一出,新寧物流股票迎來一字漲停。對比停牌前最后1個交易日的收盤價,京東振越相當于以當時市價八五折獲得了新寧物流的2977.91萬股股份,合計掏出3.76億元。

  不過,此后新寧物流的股價走勢便掉頭向下,公司目前股價已較去年5月高位時跌去三成多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當時的股權投資協議公告中還專門設置了1項條款:為維護上市公司穩定性,蘇州錦融大股東王雅軍擬與曾卓簽署《一致行動協議》,以此保持王雅軍的公司實控人地位不變。不曾料到,如今蘇州錦融的持股卻已幾乎全部被質押或司法凍結。

  與股權轉讓同期公布的,還有新寧物流與京東物流旗下公司京邦達的合作。根據公告,雙方的合作具體包括共同搭建標準接口的物流車聯網基礎平臺,再以平臺方式,對物流企業、大型企業的物流業務提供綜合管理服務。此外,雙方擬在智能倉儲方面的供應鏈一體化(VMI)、冷鏈物流、跨境電商等行業領域尋找合作點。

  而彼時劉強東入股新寧物流之舉,也被視為“京東系”在物流板塊與國內A股公司的正面“交鋒”。至此,“阿里系”“順豐系”“京東系”三大物流巨頭齊聚A股,三足鼎立格局顯現。

  大股東陷股權質押危局
  視線回到新寧物流,自去年12月以來,公司控股股東及其一致行動人股份被司法凍結的公告便層出不窮。

  最新公告顯示,蘇州錦融、南通錦融、程功信息和實控人王雅軍及其一致行動人曾卓合計持有公司股份9396.71萬股,占公司總股本的21.04%;其中合計質押股份達99.86%,全部持股已被司法凍結及輪候凍結。另外,此次即將被司法拍賣的4703.74萬股,也已超過上述股東總持股的一半。

  上市公司大股東緣何陷入如此窘境?股權質押或是點燃危局的引線。

  據披露,蘇州錦融曾將所持3884.96萬股股份質押給東吳證券,并分別于今年2月至3月到期,涉及債務金額(本金)1.46億元。同時,股東曾卓向東方證券和久富投資分別質押的3630萬股和55萬股均陸續到期。

  從所涉訴訟來看,上述股東之間還存在著連保責任。根據北京仲裁委員會確認的調解結果,王雅軍、蘇州錦融對曾卓確認的所負債務承擔連帶清償責任。由于曾卓未按期償還付款義務,久富投資向法院申請執行。今年4月,廣州市中院將王雅軍、蘇州錦融及南通錦融持有的5698.72萬股股份全部司法凍結。

  透過“喧囂”的拍賣事項,岌岌可危的大股東和虎視眈眈的二股東,共同構成了新寧物流“變局”前夜。
□ .林.淙  .上.證
各版頭條
pop up description layer
赛车全天在线网页版